heaven

嗯,重度腐,死在二次元里的一只小透明

掉马之作,开心吗同志们,我来发刀了

                      拥抱太阳  没有逻辑,意识流伪文艺风格,我写得好开心啊

 他坐进飞船。

夜晚的星空静悄悄的,星星们安静地在黝黑的宇宙中燃烧自己,发出细小的光线。远处的指挥塔上闪着忽明忽暗的灯光,从他的角度看来那仿佛也是一颗星星。

现在离黎明还有一个小时。

这是最好的机会。太阳还没有升起来,所以人们都还沉浸在香甜的睡梦中。没有人会发现有人正打算独自一人飞往辽阔的星空。

他小心翼翼地插入写着自己名字的ID卡,看着飞船的操纵盘完全亮起。

“欢迎您,ID为天喰环的雄英驾驶者。”

冰冷的机械合成音响起,三维投影上飞舞的细微光粒很快的勾勒出一位端庄典雅的女性,眉眼间全是机械的淡漠。

“起降机打开,准备进入发射。”

他听见自己的声音稳稳当当地命令着,可是他的手心全是渗出的冷汗,后背布满粘腻的汗液,让衣料紧紧地粘住微微颤抖的脊椎。

百万,百万啊,我来找你了啊。

==============================================

“百万,你那么喜欢恒星,为什么不自己去看呢?百万这么厉害,一定会成功达到的吧?”天喰环曾经这样问过自己的挚友,而他一生中最重要的光笑嘻嘻地回答他:“因为环啊!环不是会为我去看吗?”

==============================================

“正在进入跑道。”

只有这一次机会。巨大的穹顶在他的头上展开,一颗又一颗的星星连成一条璀璨的河流。只能成功,不能失败。

“是否在无领航员的情况下起飞?”

“是。”他毫不犹豫地回答,从那天起,他就再也没有领航员了。他深深地吸一口气,以平复剧烈的心跳和不断分泌激素的肾上腺。冷静,冷静。他告诉自己,一丝差错都不行,一丝差错都不能有。

“推进器准备点火。”

议案便渐渐泛出微弱的晨光。太阳,太阳。那是这个星球的太阳。金灿灿的,像极了那个人的笑容。

“进入倒计时。”

他感觉到推进器正在积蓄能量。

“3、2、1,点火。”

功率巨大的引擎向后喷射出绚丽的火焰,像利剑一样冲入天空。

==============================================

“百万,为什么你不成为一个宇航员呢?百万明明很优秀啊。”比我优秀多了。天喰环靠着栏杆,眼前是金日升起的绮丽的光芒。“怎么了环?我当你的领航员不好吗?”通形百万的表情很迷惑,他金色的头发在阳光下烁烁生辉,整个人像是镀光的神祗。“不是......”天喰环摇了摇头,怎么会不好呢?他不知道有多开心。只是,觉得百万你更适合星空而已。就像那颗耀眼的金日恒星一样啊。“那不就好了。”通形百万笑了,“环,我是不会做宇航员的,除非你改行做领航员。”他黑耀石一般的眼睛里慢慢都是狡黠的笑意。“什......?!”天喰环的脸“嘭”地红了,熟透得像成熟的番茄。哇噢,好象很好吃。通形百万盯着那张并不非常符合18岁人设的娃娃脸,咂巴咂巴嘴,一口啃了上去。“百万......!!!!”天喰环吓到差点失声。“嗯哼~~”通形百万毫无悔改之意,并在他的嘴上又啃了一口。

==============================================

没有领航员的飞行是艰难的。

燃料是有限的,这就注定了你起飞的航道不能有一度的偏差,不然飞船将会在离大气层一步之遥的地方坠落。

天喰环又感到了紧张。他总觉得自己的航道偏离了,像是将劳斯莱斯开到一百八十码冲下悬崖。

引力像个魔鬼,拉着他的飞船拼命往下坠落。

怎么办......他有些绝望,飞船冲击大气层的压力让他喘不过气儿,像是在胸口压了一块巨大的铁饼。天喰环仿佛又回到了第一次起飞的时候,那时他也像现在一样惶恐不安,紧张而又绝望。然而那次飞行却成为最完美的飞行之一,因为那个像金日一样的人在指挥塔为他领航。“不用担心。”他这么对他说,“我在下面呢。你不会失败的,环,有我在呢。”是呢,他的领航员,永远都是那么的可靠,无论是小的时候,还是长大以后。

==============================================

“环!!”他看见,冲上来的百万。

枪响了,在心口上砸出绚烂的血花。

“百万.....?”

“百万?”

“百......万?”

“嘿,环,别哭啊。”通形百万咳出一口血,声音是强撑的清晰,“百万!!别说话了,救护车马上就到!!!!!”他克制不住眼角滑落下的泪滴,轻盈剔透,砸成一颗颤抖的心。“咳,没用啦环,被打中的是心脏啊。”通形百万无奈的苦笑,强撑着要抚摸天喰环的脸颊,想擦干那上面的泪痕,“对不起啊环,对不起。”他的声音开始弱下去了,“不能在面对面的领航了。”“不,不,你会好的百万,你会好的。”天喰环的声音带上了穷途末路的嘶哑,“你不会离开我的,你不会的。”“是啊,我不会......”他的声音渐渐消失,而眼睛还睁着,直直地看向头顶那轮金色的太阳。

==============================================

“百万,百万。”天喰环在一片恍惚中喃喃,好象这样就可以获得确实的勇气和希望。他的意识正处在清晰的混沌的界边,所有的操作似乎都变成了本能。

一片迷茫中,他看到了他的幼驯染,那个他深深爱着的男人正在对他笑,像从前一样的对他说:“环,穿过大气层啦,你又做到了呢。”

然后他惊醒,看见了黑色的宇宙。

“百万,百万。”他看向机舱外,那颗金色的恒星。“是你对吗?是你,对吧?”他毫无征兆的流下泪水,它们漂浮在虚空之中,映照出金色的恒星的灿烂的金光。

这宇宙有多么大啊,万幸他找到了属于自己的太阳。

于是这一次,他来到黑暗之中,不为研究,不为探索,不为战斗,只是为了他自己。

快到啦。他想,忍不住将手指贴在高密度材料制成的窗户上,感受那颗不断燃烧的恒星的温度。他漆黑的眼睛里好似迸发出亮光,像是久病未愈的将死之人的回光返照。“环,环。”他好像又听到来自通形百万的呼唤,男人的声音让他安心,安心地走向属于他们的永恒的死亡。

“百万,百万啊!”天喰环笑了,飞船在恒星的不远处停下,距离之近让他甚至可以看清上面不断发生的核聚变。“我来找你了啊!”

飞船在一片刺耳的警告声中打开船舱,天喰环只穿了一件薄薄的防护服,但是他毫不犹豫地从飞船上跃下。

以对着太阳,张开双臂的姿势。

百万,百万,你看见了吗?你在看着吧。我拥抱太阳,像是在用抱你。

新历2048年,雄英特级宇航员天喰环,于带领雄英特级作战队击溃以死柄木为首的恐怖分子后,于金日周围的高温中融化。举国哀悼,并将其墓碑立于其领航员通形百万坟墓旁。

——————————————End———————————————————

来来来,群里的朋友们刷一刷评论。加一加关注。爱你们。想寄刀片的麻烦私信~~

以及,call一下我亲爱的cp儿~~

??!!电脑突然不行??!!艾特不了??!!

算了,就这样吧。

最后,给你们比个爱心,欢迎捉虫。

考完一检的造作

来啊造作啊! @—☆又欠☆— 一检完安慰你踩雷受伤的心灵哈哈哈哈(╯▽╰)

依旧是不打tag(=3=)

                                         ring BE (考完试就是要发刀子嘛)

他坐在教堂的角落,躲藏在光线照不到的阴影里,像恶魔一样窥视着台上一身雪白的男人。“青江......”他轻轻的喊着男人的名字,“白色,一点都不适合你啊......”

烛台切光忠很少有这么狼狈的时候。不,应该说从来没有。他是个极为注重外表的人,无时无刻不关注着自己的衣着。但是在笑面青江说出:“分手吧,我要结婚了。”的时候他把自己引以为傲的整洁服装,生生搓成了一块皱巴巴的破布。“告诉我,你不是认真的,青江。”他竭力压下心中的躁动,维持着摇摇欲坠的严肃。“......你知道的。”坐在他对面的绿发男人垂下眼帘,平日里微微翘起的嘴角此刻生硬地抿着,显现出少有的强硬。“我们,是不可能在一起的。”他的声线冰冷淡漠,像是腊月的寒风,将曾经的温柔缠绵全数冰冻,不留一丝情面。“......是啊,我应该知道。”烛台切低低的笑了起来,对啊,他怎么不知道?他们两个,两个男人,如何能在一起呢?可是不甘心。因为爱上了,因为深爱着。所以放不下,所以还想尽己所能向现实发起卑微的抗争。然后他们都失败了。

曾经以为,我能为我们的爱情向世界宣战,在黑暗的抗争过后得到希望的阳光。随后却发现不过是飞蛾扑火,努力过后不过是午夜的昙花,美丽的一现过后是最为快速的凋谢,仿佛从未存在。

“......我,很抱歉。”看着烛台切光忠突然垮下来的神情,笑面青江抿了抿嘴,干巴巴地说出这样一句话。“你有什么好和我说对不起的?”烛台切有些好笑的看着他,“我只是还觉得不甘心而已。因为我还是很爱你。”“忘了吧,忘了我吧光忠。”青江的声音又变回了平时的温柔平静,但是唯有他自己知道,这脆弱的平静下压抑的是怎样汹涌的悲伤。“忘了你?”烛台切忽然咧开了嘴角,灯光在他的脸上打下模糊不清的阴影,“青江,我是不可能,也不会,忘了你的。”

————————————TBC——————————

肝力不足了啊啊啊啊,本来我觉得我可以一发完的qvq

我以为我写的完两章的_(┐「ε:)_然后我发现我做不到……

@—☆又欠☆— 我失败了没写完_(┐「ε:)_
打什么tag,不打,反正是一篇自娱自乐的文(•‿•)
鸠酒
起始站•特别科
金光瑶抱着一大堆的材料走进会议室的时候看到的就是一大片惨白的游魂,还有自己家的铁面聂局长黑如锅底的难看脸色。联想到刚刚接案子时材料科的同志怜悯的眼神还有苏涉的欲言又止,心思活络的特别科外交官金光瑶先生已经把前因后果猜了个七七八八。我知道我来的很及时但是你们可以换个眼神吗?一脸看救世主的蠢样,你们有本事把我当砖搬来给聂明玦泄火你们有本事去扒金光善的皮啊!金光瑶脸上维持着和善的微笑,内心掐着所有人的脖子高声大喊mmp。尽管内心天人交战,该哄的聂局长还是要哄,该办的案子还是要办。“你们还有七个小时的时间来休息,七个小时以后,我要在这里看到各位的脸。或者你们愿意,我们现在可以继续下一个案件。”金光瑶笑眯眯地将厚如小山一般的材料拍在会议室的长桌上,“咚”的一声巨响后,会议室内刮起了九级龙卷风。
极为愉悦地看着会议室以秒速清空,金光瑶的内心得到了极大的平衡。“老头子的事让你很闹心?”他以极为轻柔的力道按揉着凶神恶煞的男人的太阳穴,并成功地让男人的怒火平息了下来。“算是吧。”卸去了怒气的聂明玦脸上只剩疲惫,挺直的脊背有了一瞬的松懈,“居然解散了特案组,真不知道他的大脑是什么构造。”“嗤,他还能干什么?不就是因为岳清源和我们的联系威胁到他了么。”金光瑶不屑地笑笑,作为科里的双面间谍,他知道的当然比其他人要多。“不过还是有好消息的,抿红回来了。大概过会儿就到吧。”“难怪你要所有人先出去。”“大概是惊喜想让你先知道?”金光瑶眼角弯弯,身后的狐狸尾巴摇呀摇。“惊吓更合适。”聂明玦闭上眼睛,放松地靠在椅背上,开始假寐。
「咿,爹爹超级残忍。」待聂明玦的呼吸完全均匀以后,红发的少女才小心翼翼地将会议室门打开,轻手轻脚地踱了进来。「瑶瑶哥哥你不要站着嘛!站着看资料多累啊。」金光瑶看了她一眼,微笑着摇了摇头。「没关系的,抿红,你爹爹正靠着我睡呢。」「噫。」抿红一脸不忍直视地捂住双眼,「瑶瑶哥哥,你的脸要笑裂掉啦!」「有话快说,不说闭嘴。」「<(`^´)>你就这么冷酷的对你刚刚从死亡线上爬回来的女儿哦!」「(¬‿¬)」「好的我闭嘴。」看到金光瑶似笑非笑的表情,抿红马上就怂哒哒地闭上了嘴。

*好不容易养大的猫变成人了,还要上我,怎么办?在线等,很急。

正文+论坛体。新手写文,ooc和文笔渣请见谅。人物属于梦间集,ooc属于我。
主圣白,以及副cp可能很多。

1.

这是今年难得一见的大雨。密密的雨点砸下来,伴着呼啸的狂风,狂躁的扫荡着路上的一切。真是失策。走在路上的白虹艰难的撑着几乎要散架的伞,无声的叹了口气。

等白虹终于看见居住公寓的大门时,他整个人几乎湿了个彻底,白色的衬衫湿哒哒的贴在身上,风一吹,惹得身上一阵颤栗。但着不妨碍他看清门口的箱子,和里面装着的东西——一只湿漉漉的猫咪。捡,还是不捡?对老好人白虹来说,这是个严峻的问题。

2.

结果还是捡回来了。洗了个舒舒服服的热水澡,白虹擦着自己还在滴水的黑白长发,盯着那只趴在热乎乎的干毛巾上蓬成一团的幼猫,陷入了沉思。猫该怎么养?二十几年来除了自己没养过别的生命的白虹决定求助网络。

求助!这是什么猫?该怎么养?

1L 丹心如故

rt,这是它的照片。[图片.JPG]在家门口捡的,应该是幼猫,我该怎么养?

2L

woc捡的!我也想捡啊!羡慕楼主!

3L

woc幼猫!巨可爱!吸吸吸!

4L

各位认真看!这只猫的眼睛好像是鸳鸯眼!

5L

天辣好像真是!波斯猫吗!

6L

woc猫中王子!

7L

我是2L!再次羡慕楼主!

………………

波斯猫?猫中王子?那不是很金贵?应该是有饲主的。白虹看着帖子里的各种鬼哭狼嚎思绪开始放飞,果然明天还是应该去贴一下失物招领,指不定是哪家的猫崽不小心丢了。这边的白虹还在构思失物招领怎么写,那边的幼猫就开始细声细气的叫了起来。饿了?白虹翻飞的思绪像是加上了嚼子,马上收了回来。幼猫该吃什么?又是一个世纪难题。

…………………………

100L 丹心如故

各位可以先停一下吗?猫开始叫了,好像是饿了,我该给它吃什么?

101L

牛奶啊!稀释的牛奶!

102L

不对不对!波斯猫的幼猫喝不了牛奶!小猫肠胃功能还不全!喝了会胀死的!

103L

这时候不是该找只母猫吗?

104L

哪里找啊!

105L

103L的人莫不是傻,一看就知道楼主是一个人住啊!看窗户!下大雨你去哪里找母猫啊?

106L

word妈,楼上好眼力!

107L

楼主呢?看,被你们吓跑了!

108L 丹心如故

啊,我在的,各位真的不知道它该喝什么吗?而且它的体温很低,我是不是该给它加电热毯?

109L

等等等等,别加电热毯!

110L 

楼主千万别!小猫会热的受不了的!用体温!体温!

111L 丹心如故

?体温?

112L

就是楼主你用自己的身体帮它取暖啦!

113L

啧啧,楼上的用词~

114L

让人遐想连篇~

115L

楼上两位先别闹!

楼主,怎么养你可以估狗一下!

……………………………………

115L的话让有些惊慌的白虹冷静了下来,是了,怎么忘了万能的网络搜索?

想找组织……_(:3⌒゚)_

有没有屠倚屠,绿金,圣虹cp相关的群……qvq想找组织……

想找组织……卡金嘉金瑞金雷祖安雷安我吃互攻吃修罗场嗷……
学院pa的文老久没更了……我对不起广大人民……
……我已经是个死人了……(இωஇ )
占tag抱歉……

膝枕⊙▽⊙我的钛合金狗眼啊,瞎了啊!(╯‵□′)╯︵┴─┴